Menu
詩經
   小雅 ‧ 節南山之什

節南山
節南山,家父刺幽王也。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
憂心如惔,不敢戲談。國既卒斬,何用不監!

節彼南山,有實其猗。赫赫師尹,不平謂何!
天方薦瘥,喪亂弘多。民言無嘉,憯莫懲嗟。

尹氏大師,維周之氐。秉國之均,四方是維;
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弔昊天,不宜空我師。

弗躬弗親,庶民弗信。弗問弗仕,勿罔君子。
式夷式已,無小人殆。瑣瑣姻亞,則無膴仕。

昊天不傭,降此鞠訩。昊天不惠,降此大戾。
君子如屆,俾民心闋;君子如夷,惡怒是違。

不弔昊天,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寧。
憂心如酲,誰秉國成?不自為政,卒勞百姓。

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

方茂爾惡,相爾矛矣。既夷既懌,如相醻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不懲其心,覆怨其正。

家父作誦,以究王訩。式訛爾心,以畜萬邦。

節南山十章,六章章八句、四章章四句。

正月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
念我獨兮,憂心京京。哀我小心,癙憂以痒。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後。
好言自口,莠言自口。憂心愈愈,是以有侮。

憂心惸惸,念我無祿。民之無辜,并其臣僕。
哀我人斯,于何從祿?瞻烏爰止,于誰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視天夢夢。
既克有定,靡人弗勝。有皇上帝,伊誰云憎?

謂山蓋卑,為岡為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
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

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
維號斯言,有倫有脊。哀今之人,胡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扤我,如不我克。
彼求我則,如不我得。執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憂矣,如或結之。今茲之正,胡然厲矣?
燎之方揚,寧或滅之?赫赫宗周,褒姒烕之。

終其永懷,又窘陰雨。其車既載,乃棄爾輔。載輸爾載,將伯助予!

無棄爾輔,員于爾輻。屢顧爾僕,不輸爾載。終踰絕險,曾是不意?

魚在于沼,亦匪克樂。潛雖伏矣,亦孔之炤。憂心慘慘,念國之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洽比其鄰,昏姻孔云。念我獨兮,憂心慇慇。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穀。民今之無祿,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惸獨!

正月十三章,八章章八句、五章章六句。

十月之交
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
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
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爗爗震電,不寧不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
高岸為谷,深谷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懲!

皇父卿士,番維司徒。家伯維宰,仲允膳夫。
棸子內史,蹶維趣馬。楀維師氏,豔妻煽方處。

抑此皇父,豈曰不時?胡為我作,不即我謀?
徹我牆屋,田卒汙萊。曰予不戕,禮則然矣。

皇父孔聖,作都于向。擇三有事,亶侯多藏。
不憖遺一老,俾守我王。擇有車馬,以居徂向。

黽勉從事,不敢告勞。無罪無辜,讒口嚻嚻。
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職競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羨,我獨居憂。
民莫不逸,我獨不敢休。天命不徹,我不敢傚我友自逸。

十月之交八章,章八句。

雨無正
雨無正,大夫刺幽王也。雨自上下者也,眾多如雨。而非所以為政也。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
旻天疾威,弗慮弗圖。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勩。
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出為惡。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邁,則靡所臻。
凡百君子,各敬爾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戎成不退,飢成不遂。曾我暬御,憯憯日瘁。
凡百君子,莫肯用訊。聽言則荅,譖言則退。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
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

維曰于仕,孔棘且殆。云不可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無言不疾。
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雨無正七章,二章章十句、二章章八句、三章章六句。

小旻
小旻,大夫刺幽王也。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謀猶回遹,何日斯沮?
謀臧不從,不臧覆用。我視謀猶,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
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我視謀猶,伊于胡厎?

我龜既厭,不我告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
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如匪行邁謀,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為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維邇言是聽,維邇言是爭。
如彼築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

國雖靡止,或聖或否。民雖靡膴,或哲或謀,或肅或艾。
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

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
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小旻六章,三章章八句、三章章七句。

小宛
小宛,大夫刺幽王也。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人之齊聖,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
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小宛六章,章六句。

小弁
小弁,刺幽王也。大子之傅作焉。

弁彼鸒斯,歸飛提提。民莫不穀,我獨于罹。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憂矣,云如之何?

踧踧周道,鞫為茂草。我心憂傷,惄焉如擣。
假寐永歎,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如疾首。

維桑與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不屬于毛,不離于裏。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菀彼柳斯,鳴蜩嘒嘒。有漼者淵,萑葦淠淠。
譬彼舟流,不知所屆。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鹿斯之奔,維足伎伎。雉之朝雊,尚求其雌。
譬彼壞木,疾用無枝。心之憂矣,寧莫之知。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行有死人,尚或墐之。
君子秉心,維其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

君子信讒,如或醻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
伐木掎矣,析薪杔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小弁八章,章八句。

巧言
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憮。
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泰憮,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
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
盜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邛。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
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
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何?

巧言六章,章八句。

何人斯
何人斯,蘇公刺暴公也。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焉,故蘇公作是詩以絕之。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誰暴之云。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祇攪我心。
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云何其盱!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祇也。
伯氏吹壎,仲氏吹篪。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爾斯。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何人斯八章,章六句。

巷伯
巷伯,刺幽王也。寺人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慎爾言也,謂爾不信。

捷捷幡幡,謀欲譖言。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取彼譖人,投畀豺虎;
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楊園之道,猗于畝丘。寺人孟子,作為此詩。凡百君子,敬而聽之。

巷伯七章,四章章四句、一章五句、一章八句、一章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