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小雅 ‧ 鴻鴈之什

鴻鴈
鴻鴈,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于矜寡,無不得其所焉。

鴻鴈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鴻鴈于飛,集于中澤。之子于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鴻鴈于飛,哀鳴嗸嗸。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鴻鴈三章,章六句。

庭燎
庭燎,美宣王也。因以箴之。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鸞聲噦噦。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觀其旂。

庭燎三章,章五句。

沔水
沔水,規宣王也。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飛隼,載飛載止。
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鴥彼飛隼,載飛載揚。
念彼不蹟,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

鴥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我友敬矣,讒言其興。

沔水三章,二章章八句、一章六句。

鶴鳴
鶴鳴,誨宣王也。

鶴鳴于九皐,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
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蘀。它山之石,可以為錯。

鶴鳴于九皐,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
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鶴鳴二章,章九句。

祈父
祈父,刺宣王也。

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轉予于恤?靡所止居。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于恤?靡所厎止。
祈父,亶不聰。胡轉予于恤?有母之尸饔。

祈父三章,章四句。

白駒
白駒,大夫刺宣王也。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所謂伊人,於焉逍遙。
皎皎白駒,食我場藿;縶之維之,以永今夕。所謂伊人,於焉嘉客。
皎皎白駒,賁然來思。爾公爾侯,逸豫無期。慎爾優游,勉爾遁思。
皎皎白駒,在彼空谷。生芻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

白駒四章,章六句。

黃鳥
黃鳥,刺宣王也。

黃鳥黃鳥,無集于穀,無啄我粟。
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
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
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黃鳥三章,章七句。

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刺宣王也。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昏姻之故,言就爾居。爾不我畜,復我邦家。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昏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思復。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舊姻,求爾新特。成不以富,亦祇以異。

我行其野三章,章六句。

斯干
斯干,宣王考室也。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兄及弟矣,式相好矣,無相猶矣。

似續妣祖,築室百堵,西南其戶。爰居爰處,爰笑爰語。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鳥斯革,如翬斯飛,君子攸躋。

殖殖其庭,有覺其楹。噲噲其正,噦噦其冥,君子攸寧。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
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

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乃生男子,載寢之牀,載衣之裳,載弄之璋。
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
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斯干九章,四章章七句、五章章五句。

無羊
無羊,宣王考牧也。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
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
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
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
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無羊四章,章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