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小雅 ‧ 谷風之什

谷風
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絕焉。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女轉棄予。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將恐將懼,寘予于懷;將安將樂,棄予如遺。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

谷風三章,章六句。

蓼莪
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爾。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缾之罄矣,維罍之耻。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
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穀,我獨不卒。

蓼莪六章,四章章四句、二章章八句。

大東
大東,刺亂也。東國困於役而傷於財,譚大夫作是詩以告病焉。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睠言顧之,潸焉出涕。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糾糾葛屨,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有洌氿泉,無浸穫薪。契契寤歎,哀我憚人。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鞙鞙佩璲,不以其長。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維北有斗,西柄之揭。

大東七章,章八句。

四月
四月,大夫刺幽王也。在位貪殘,下國構禍,怨亂並興焉。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寧忍予?
秋日淒淒,百卉具腓。亂離瘼矣,爰其適歸?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廢為殘賊,莫知其尤。
相彼泉水,載清載濁。我日構禍,曷云能穀?
滔滔江漢,南國之紀。盡瘁以仕,寧莫我有。
匪鶉匪鳶,翰飛戾天。匪鱣匪鮪,潛逃于淵。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君子作歌,維以告哀。

四月八章,章四句。

北山
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己勞於從事,而不得養其父母焉。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從事。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嘉我未老,鮮我方將。旅力方剛,經營四方。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
或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
或湛樂飲酒,或慘慘畏咎,或出入風議,或靡事不為。

北山六章,三章章六句、三章章四句。

無將大車
無將大車,大夫悔將小人也。

無將大車,祇自塵兮。無思百憂,祇自疧兮。
無將大車,維塵冥冥。無思百憂,不出于熲。
無將大車,維塵雝兮。無思百憂,祇自重兮。

無將大車三章,章四句。

小明
小明,大夫悔仕於亂世也。

明明上天,照臨下土。我征徂西,至于艽野。二月初吉,載離寒暑。
心之憂矣,其毒大苦。念彼共人,涕零如雨。豈不懷歸?畏此罪罟。

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曷云其還?歲聿云莫。念我獨兮,我事孔庶。
心之憂矣,憚我不暇。念彼共人,睠睠懷顧。豈不懷歸?畏此譴怒。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曷云其還?政事愈蹙。歲聿云莫,采蕭穫菽。
心之憂矣,自詒伊戚。念彼共人,興言出宿。豈不懷歸?畏此反覆。

嗟爾君子,無恒安處。靖共爾位,正直是與。神之聽之,式穀以女。

嗟爾君子,無恒安息。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

小明五章,三章章十二句、二章章六句。

鼓鍾
鼓鍾,刺幽王也。

鼓鍾將將,淮水湯湯,憂心且傷。淑人君子,懷允不忘。
鼓鍾喈喈,淮水湝湝,憂心且悲。淑人君子,其德不回。
鼓鍾伐鼛,淮有三洲,憂心且妯。淑人君子,其德不猶。
鼓鍾欽欽,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籥不僭。

鼓鍾四章,章五句。

楚茨
楚茨,刺幽王也。政煩賦重,田萊多荒;饑饉降喪,民卒流亡,祭祀不饗,故君子思古焉。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自昔何為?我蓺黍稷。我黍與與,我稷翼翼。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以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或剝或亨,或肆或將。祝祭于祊,
祀事孔明,先祖是皇,神保是饗。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執爨踖踖,為俎孔碩,或燔或炙。君婦莫莫,為豆孔庶,為賓為客。
獻醻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工祝致告:徂賚孝孫。苾芬孝祀,神嗜飲食,
卜爾百福,如幾如式,既齊既稷,既匡既勑。永錫爾極,時萬時億。

禮儀既備,鍾鼓既戒。孝孫徂位,工祝致告。神具醉止,皇尸載起。
鼓鍾送尸,神保聿歸。諸宰君婦,廢徹不遲。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爾殽既將,莫怨具慶。既醉既飽,小大稽首。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孔惠孔時,維其盡之。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楚茨六章,章十二句。

信南山
信南山,刺幽王也。不能脩成王之業,疆理天下,以奉禹功,故君子思古焉。

信彼南山,維禹甸之。畇畇原隰,曾孫田之。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上天同雲,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優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穀。
疆埸翼翼,黍稷彧彧。曾孫之穡,以為酒食。畀我尸賓,壽考萬年。
中田有廬,疆埸有瓜。是剝是菹,獻之皇祖。曾孫壽考,受天之祜。
祭以清酒,從以騂牡,享于祖考。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膋。
是烝是享,苾苾芬芬,祀事孔明。先祖是皇,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信南山六章,章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