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秦風 (今陜西甘肅二省大部分)

車鄰
車鄰,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焉

有車鄰鄰,有馬白顛。未見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見君子,並坐鼓瑟。今者不樂,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楊。既見君子,並坐鼓簧。今者不樂,逝者其亡。

車鄰三章,一章四句、二章章六句。

駟驖
駟驖,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園囿之樂焉。

駟驖孔阜,六轡在手。公之媚子,從公于狩。
奉時辰牡,辰牡孔碩。公曰左之,舍拔則獲。
遊于北園,四馬既閑。輶車鸞鑣,載獫歇驕。

駟驖三章,章四句。

小戎
小戎,美襄公也。備其兵甲,以討西戎。西戎方彊,而征伐不休,國人則矜其車甲,婦人能閔其君子焉。

小戎俴收,五楘梁輈。游環脅驅,陰靷鋈續。文茵暢轂,駕我騏馵。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在其板屋,亂我心曲。

四牡孔阜,六轡在手。騏駵是中,騧驪是驂。龍盾之合,鋈以觼軜。
言念君子,溫其在邑。方何為期?胡然我念之?

俴駟孔群,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鏤膺。交韔二弓,竹閉緄縢。
言念君子,載寢載興。厭厭良人,秩秩德音。

小戎三章,章十句。

蒹葭
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禮,將無以固其國焉。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遡洄從之,道阻且長;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遡洄從之,道阻且躋;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遡洄從之,道阻且右;遡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蒹葭三章,章八句。

終南
終南,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為諸侯,受顯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詩以戒勸之。

終南何有?有條有梅。君子至止,錦衣狐裘。顏如渥丹,其君也哉!
終南何有?有紀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繡裳。佩玉將將,壽考不忘。

終南二章,章六句。

黃鳥
黃鳥,哀三良也。國人刺穆公以人從死,而作是詩也。

交交黃鳥,止于棘。誰從穆公?子車奄息。維此奄息,百夫之特。
臨其穴,惴惴其慄。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交交黃鳥,止于桑。誰從穆公?子車仲行。維此仲行,百夫之防。
臨其穴,惴惴其慄。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交交黃鳥,止于楚。誰從穆公?子車鍼虎。維此鍼虎,百夫之禦。
臨其穴,惴惴其慄。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黃鳥三章,章十二句。

晨風
晨風,刺康公也。忘穆公之業,始棄其賢臣焉。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未見君子,憂心欽欽。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山有苞櫟,隰有六駮。未見君子,憂心靡樂。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山有苞棣,隰有樹檖。未見君子,憂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晨風三章,章六句。

無衣
無衣,刺用兵也。秦人刺其君好攻戰,亟用兵,而不與民同欲焉。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無衣三章,章五句。

渭陽
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晉獻公之女。文公遭麗姬之難,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為大子,贈送文公于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思而作是詩也。

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乘黃。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

渭陽二章,章四句。

權輿
權輿,刺康公也。忘先君之舊臣與賢者,有始而無終也。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無餘。于嗟乎!不承權輿!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飽。于嗟乎!不承權輿!

權輿二章,章五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