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陳風 (今河南省淮陽縣之地)

宛丘
宛丘,刺幽公也。淫荒昏亂,游蕩無度焉。

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無望兮。
坎其擊鼓,宛丘之下。無冬無夏,值其鷺羽。
坎其擊缶,宛丘之道。無冬無夏,值其鷺翿。

宛丘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枌
東門之枌,疾亂也。幽公淫荒,風化之所行,男女棄其舊業,亟會於道路,歌舞於市井爾。

東門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邁。視爾如荍,貽我握椒。

東門之枌三章,章四句。

衡門
衡門,誘僖公也。愿而無立志,故作是詩以誘掖其君也。

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泌之洋洋,可以樂飢。
豈其食魚,必河之魴?豈其取妻,必齊之姜?
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豈其取妻,必宋之子?

衡門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池
東門之池,刺時也。疾其君子淫昏,而思賢女以配君子也。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與晤歌。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彼美淑姬,可與晤語。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彼美淑姬,可與晤言。

東門之池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楊
東門之楊,刺時也。昏姻失時,男女多違。親迎,女猶有不至者也。

東門之楊,其葉牂牂。昏以為期,明星煌煌。
東門之楊,其葉肺肺。昏以為期,明星晢晢。

東門之楊二章,章四句。

墓門
墓門,刺陳佗也。陳佗無良師傅,以至於不義,惡加於萬民焉。

墓門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國人知之。知而不已,誰昔然矣。
墓門有梅,有鴞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訊之。訊予不顧,顛倒思予。

墓門二章,章六句。

防有鵲巢
防有鵲巢,憂讒賊也。宣公多信讒,君子憂懼焉。

防有鵲巢,邛有旨苕。誰侜予美?心焉忉忉。
中唐有甓,邛有旨虉。誰侜予美?心焉惕惕。

防有鵲巢二章,章四句。

月出
月出,刺好色也。在位不好德而說美色焉。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月出三章,章四句。

株林
株林,刺靈公也。淫乎夏姬,驅馳而往,朝夕不休息焉。

胡為乎株林?從夏南?匪適株林,從夏南!
駕我乘馬,說于株野。乘我乘駒,朝食于株。

株林二章,章四句。

澤陂
澤陂,刺時也。言靈公君臣淫於其國,男女相說,憂思感傷焉。

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無為,涕泗滂沱。
彼澤之陂,有蒲與蕑。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寤寐無為,中心悁悁。
彼澤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寤寐無為,輾轉伏枕。

澤陂三章,章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