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唐風 (今山西省太原一帶) 

蟋蟀
蟋蟀,刺晉僖公也。儉不中禮,故作是詩以閔之,欲其及時以禮自虞樂也。此晉也,而謂之唐,本其風俗,憂深思遠,儉而用禮,乃有堯之遺風焉。

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
無已大康,職思其居。好樂無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歲聿其逝。今我不樂,日月其邁。
無已大康,職思其外。好樂無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車其休。今我不樂,日月其慆。
無已大康,職思其憂。好樂無荒,良士休休。

蟋蟀三章,章八句。

山有樞
山有樞,刺晉昭公也。不能修道以正其國,有財不能用,有鐘鼓不能以自樂,有朝廷不能洒埽,政荒民散,將以危亡。四鄰謀取其國家而不知,國人作詩以刺之也。

山有樞,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婁;
子有車馬,弗馳弗驅。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內,弗洒弗埽;
子有鐘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

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
且以喜樂,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山有樞三章,章八句。

揚之水
揚之水,刺晉昭公也。昭公分國以封沃,沃盛強,昭公微弱,國人將叛而歸沃焉。

揚之水,白石鑿鑿。素衣朱襮,從子于沃。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揚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繡,從子于鵠。既見君子,云何其憂?
揚之水,白石粼粼。我聞有命,不敢以告人。

揚之水三章,二章章六句、一章四句。

椒聊
椒聊,刺晉昭公也。君子見沃之盛彊,能脩其政,知其蕃衍盛大,子孫將有晉國焉。

椒聊之實,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碩大無朋。椒聊且!遠條且!
椒聊之實,蕃衍盈匊。彼其之子,碩大且篤。椒聊且!遠條且!

椒聊二章,章六句。

綢繆
綢繆,刺晉亂也。國亂則昏姻不得其時焉。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見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綢繆三章,章六句。

杕杜
杕杜,刺時也。君不能親其宗族,骨肉離散,獨居而無兄弟,將為沃所并爾。

有杕之杜,其葉湑湑。獨行踽踽,豈無他人?不如我同父。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無兄弟,胡不佽焉?

有杕之杜,其葉菁菁。獨行睘睘,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姓。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無兄弟,胡不佽焉?

杕杜二章,章九句。

羔裘
羔裘,刺時也。晉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

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豈無他人?維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豈無他人?維子之好。

羔裘二章,章四句。

鴇羽
鴇羽,刺時也。昭公之後,大亂五世,君子下從征役,不得養其父母,而作是詩也。

肅肅鴇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
悠悠蒼天,曷其有所!

肅肅鴇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
悠悠蒼天,曷其有極!

肅肅鴇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嘗?
悠悠蒼天,曷其有常!

鴇羽三章,章七句。

無衣
無衣,美晉武公也。武公始并晉國,其大夫為之請命乎天子之使,而作是詩也。

豈曰無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豈曰無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無衣二章,章三句。

有杕之杜
有杕之杜,刺晉武公也。武公寡特,兼其宗族,而不求賢以自輔焉。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適我。中心好之,曷飲食之。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來遊。中心好之,曷飲食之。

有杕之杜二章,章六句。

葛生
葛生,刺晉獻公也。好攻戰,則國人多喪矣。

葛生蒙楚,蘞蔓于野。予美亡此,誰與獨處!
葛生蒙棘,蘞蔓于域。予美亡此,誰與獨息!
角枕粲兮,錦衾爛兮。予美亡此,誰與獨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歲之後,歸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歲之後,歸于其室。

葛生五章,章四句。

采苓
采苓,刺晉獻公也。獻公好聽讒焉。

采苓采苓,首陽之巔。人之為言,苟亦無信。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人之為言,胡得焉?

采苦采苦,首陽之下。人之為言,苟亦無與。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人之為言,胡得焉?

采葑采葑,首陽之東。人之為言,苟亦無從。
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人之為言,胡得焉?

采苓三章,章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