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魏風 (今河南省西北部及山西省東南部)

葛屨
葛屨,刺褊也。魏地陿隘,其民機巧趨利,其君儉嗇褊急,而無德以將之。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摻摻女手,可以縫裳。要之襋之,好人服之。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維是褊心,是以為刺。

葛屨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

汾沮洳
汾沮洳,刺儉也。其君儉以能勤,刺不得禮也。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無度,美無度,殊異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異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異乎公族。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園有桃
園有桃,刺時也。大夫憂其君國小而迫,而儉以嗇,不能用其民,而無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詩也。

園有桃,其實之殽。心之憂矣,我歌且謠。不知我者,謂我士也驕。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園有棘,其實之食。心之憂矣,聊以行國。不我知者,謂我士也罔極。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園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岵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國迫而數侵削,役乎大國,父母兄弟離散,而作是詩也。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無已,上慎旃哉!猶來無止。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無寐,上慎旃哉!猶來無棄。
陟彼岡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上慎旃哉!猶來無死。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畝之間
十畝之間,刺時也。言其國削小,民無所居焉。

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行與子還兮。
十畝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與子逝兮。

十畝之間二章,章三句。

伐檀
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祿,君子不得進仕爾。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淪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鶉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伐檀三章,章九句。

碩鼠
碩鼠,刺重斂也。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碩鼠三章,章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