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衛風(今河南省汲縣一帶)

淇奧
淇奧,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會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寬兮綽兮,倚重較兮。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淇奧三章,章九句。

考槃
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考槃三章,章四句。

碩人
碩人,閔莊姜也。莊公惑於嬖妾,使驕上僭。莊姜賢而不荅,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盻兮。
碩人敖敖,說于農郊,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鮪發發,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碩人四章,章七句。


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別,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氓六章,章十句。

竹竿
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荅,思而能以禮者也。

籊籊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竹竿四章,章四句。

芄蘭
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二章,章六句。

河廣
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河廣二章,章四句。

伯兮
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焉。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諼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伯兮四章,章四句。

有狐
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國有凶荒,則殺禮而多昏,會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有狐三章,章四句。

木瓜
木瓜,美齊桓公也。衛國有狄人之敗,出處于漕,齊桓公救而封之,遺之車馬器服焉。衛人思之,欲厚報之,而作是詩也。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木瓜三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