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王風(今洛陽一帶)

黍離
黍離,閔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黍離三章,章十句。

君子于役
君子于役,刺平王也。君子行役無期度,大夫思其危難以風焉。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
雞棲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無飢渴。

君子于役二章,章八句。

君子陽陽
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遭亂,相招為祿仕,全身遠害而已。

君子陽陽,左執簧,右招我由房,其樂只且。
君子陶陶,左執翿,右招我由敖,其樂只且。

君子陽陽二章,章四句。

揚之水
揚之水,刺平王也。不撫其民,而遠屯戍于母家,周人怨思焉。

揚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申。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甫。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蒲。彼其之子,不與我戍許。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三章,章六句。

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閔周也。夫婦日以衰薄,凶年饑饉,室家相棄爾。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離,嘅其歎矣。嘅其歎矣,遇人之艱難矣。
中谷有蓷,暵其脩矣。有女仳離,條其歗矣。條其歗矣,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中谷有蓷三章,章六句

兔爰
兔爰,閔周也。桓王失信,諸侯背叛,構怨連禍,王師傷敗,君子不樂其生焉。

有兔爰爰,雉離于羅。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後,逢此百罹。尚寐無吪!
有兔爰爰,雉離于罦。我生之初,尚無造;我生之後,逢此百憂。尚寐無覺!
有兔爰爰,雉離于罿。我生之初,尚無庸;我生之後,逢此百凶。尚寐無聰!

兔爰三章,章七句。

葛藟
葛藟,王族刺平王也。周室道衰,棄其九族焉。

緜緜葛藟,在河之滸。終遠兄弟,謂他人父;謂他人父,亦莫我顧。
緜緜葛藟,在河之涘。終遠兄弟,謂他人母;謂他人母,亦莫我有。
緜緜葛藟,在河之漘。終遠兄弟,謂他人昆;謂他人昆,亦莫我聞。

葛藟三章,章六句。

采葛
采葛,懼讒也。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采葛三章,章三句。

大車
大車,刺周大夫也。禮義陵遲,男女淫奔,故陳古以刺今大夫不能聽男女之訟焉。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穀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大車三章,章四句。

丘中有麻
丘中有麻,思賢也。莊王不明,賢人放逐,國人思之,而作是詩也。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彼留子嗟,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彼留之子;彼留之子,貽我佩玖。

丘中有麻三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