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鄘風(今河南省新鄉縣之地)

柏舟
柏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絕之。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兩髦,實維我儀。
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汎彼柏舟,在彼河側。髧彼兩髦,實維我特。
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柏舟二章,章七句。

牆有茨
牆有茨,衛人刺其上也。公子頑通乎君母,國人疾之而不可道也。

牆有茨,不可埽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牆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詳也。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牆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讀也。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牆有茨三章,章六句。

君子偕老
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夫人淫亂,失事君子之道,故陳人君之德,服飾之盛,宜與君子偕老也。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
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髮如雲,不屑髢也。
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揚且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紲袢也。
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君子偕老三章,一章七句、一章九句、一章八句。

桑中
桑中,刺奔也。衛之公室淫亂,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竊妻妾,期於幽遠。政散民流,而不可止。

爰采唐矣,沬之鄉矣,云誰之思?美孟姜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麥矣,沬之北矣,云誰之思?美孟弋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東矣,云誰之思?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桑中三章,章七句。

鶉之奔奔
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衛人以為宣姜鶉鵲之不若也。

鶉之奔奔,鵲之彊彊。人之無良,我以為兄。
鵲之彊彊,鶉之奔奔。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鶉之奔奔二章,章四句。

定之方中
定之方中,美衛文公也。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處漕邑,齊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宮室,得其時制,百姓說之,國家殷富焉。

定之方中,作于楚宮。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虛矣,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山與京。降觀于桑,卜云其吉,終然允臧。
靈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駕,說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騋牝三千。

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

蝃蝀
蝃蝀,止奔也。衛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恥,國人不齒也。

蝃蝀在東,莫之敢指。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朝隮于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乃如之人也,懷昏姻也,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蝃蝀三章,章四句。

相鼠
相鼠,刺無禮也。衛文公能正其群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無禮儀也。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相鼠三章,章四句。

干旄
干旄,美好善也。衛文公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善道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絲組之,良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絲祝之,良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干旄三章,章六句。

載馳
載馳,許穆夫人作也。閔其宗國顛覆,自傷不能救也。衛懿公為狄人所滅,國人分散,露於漕邑。許穆夫人閔衛之亡,傷許之小,力不能救,思歸唁其兄,又義不得,故賦是詩也。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于大邦,誰因誰極?
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載馳五章,一章六句、二章章四句、一章六句、一章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