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邶風(今河南省北部及與河北省接鄰之地)

柏舟
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憂心悄悄,慍于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柏舟五章,章六句。

綠衣
綠衣,衛莊姜傷己也。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

綠兮衣兮,綠衣黃裏。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綠兮絲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訧兮。
絺兮綌兮,淒其以風。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綠衣四章,章四句。

燕燕
燕燕,衛莊姜送歸妾也。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飛,頡之頏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勗寡人。

燕燕四章,章六句。

日月
日月,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難,傷己不見荅於先君,以至困窮之詩也。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日居月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寧不我報!
日居月諸,出自東方。乃如之人兮,德音無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諸,東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報我不述。

日月四章,章六句。

終風
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曀曀其陰,虺虺其靁。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終風四章,章四句。

擊鼓
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擊鼓五章,章四句。

凱風
凱風,美孝子也。衛之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盡其孝道,以慰其母心,而成其志爾。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睆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凱風四章,章四句。

雄雉
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患之而作是詩。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雄雉四章,章四句。

匏有苦葉
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公與夫人並為淫亂。

匏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
有瀰濟盈,有鷕雉鳴。濟盈不濡軌,雉鳴求其牡。
雝雝鳴鴈,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須我友。

匏有苦葉四章,章四句。

谷風
谷風,刺夫婦失道也。衛人化其上,淫於新昏而棄其舊室,夫婦離絕,國俗傷敗焉。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既阻我德,賈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
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

谷風六章,章八句。

式微
式微,黎侯寓于衛,其臣勸以歸也。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

式微二章,章四句。

旄丘
旄丘,責衛伯也。狄人迫逐黎侯,黎侯寓于衛。衛不能脩方伯連率之職,黎之臣子,以責於衛也。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旄丘四章,章四句。

簡兮
簡兮,刺不用賢也。衛之賢者仕於泠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

簡兮簡兮,方將萬舞。日之方中,在前上處。碩人俁俁,公庭萬舞。
有力如虎.執轡如組。左手執籥,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錫爵。
山有榛,隰有苓,云誰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簡兮三章,章六句。

泉水
泉水,衛女思歸也。嫁於諸侯,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是詩以自見也。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孌彼諸姬,聊與之謀。
出宿于泲,飲餞于禰。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問我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飲餞于言。載脂載舝,還車言邁。遄臻于衛,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茲之永歎;思須與漕,我心悠悠。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泉水四章,章六句。

北門
北門,刺仕不得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爾。

出自北門,憂心殷殷。終窶且貧,莫知我艱。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謫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遺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北門三章,章七句。

北風
北風,刺虐也。衛國並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攜持而去焉。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攜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三章,章六句。

靜女
靜女,刺時也。衛君無道,夫人無德。

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靜女三章,章四句。

新臺
新臺,刺衛宣公也。納伋之妻,作新臺于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是詩也。

新臺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籧篨不鮮。
新臺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新臺三章,章四句。

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思伋、壽也。衛宣公之二子,爭相為死。國人傷而思之,作是詩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願言思子,中心養養。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願言思子,不瑕有害。

二子乘舟二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