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召南(今漢水下游至長江一帶)

鵲巢
鵲巢,夫人之德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鳲鳩,乃可以配焉。

維鵲有巢,維鳩居之;之子于歸,百兩御之。
維鵲有巢,維鳩方之;之子于歸,百兩將之。
維鵲有巢,維鳩盈之;之子于歸,百兩成之。

鵲巢三章,章四句。

采蘩
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采蘩三章,章四句。

草蟲
草蟲,大夫妻能以禮自防也。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夷。

草蟲三章,章七句。

采蘋
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于以采蘋?南澗之濱。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維筐及筥。于以湘之?維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采蘋三章,章四句。

甘棠
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於南國。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說。

甘棠三章,章三句。

行露
行露,召伯聽訟也。衰亂之俗微,貞信之教興,彊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也。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

行露三章,一章三句、二章章六句。

羔羊
羔羊,鵲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德如羔羊也。

羔羊之皮,素絲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絲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縫,素絲五總;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羔羊三章,章四句。

殷其靁
殷其靁,勸以義也。召南之大夫,遠行從政,不遑寧處,其室家能閔其勤勞,勸以義也。

殷其靁,在南山之陽;何斯違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側;何斯違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下;何斯違斯,莫或遑處?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三章,章六句。

摽有梅
摽有梅,男女及時也。召南之國,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時也。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摽有梅三章,章四句。

小星
小星,惠及下也。夫人無妬忌之行,惠及賤妾,進御於君,知其命有貴賤,能盡其心矣。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維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

小星二章,章五句。

江有汜
江有汜,美媵也。勤而無怨,嫡能悔過也。文王之時,江沱之閒,有嫡不以其媵備數。媵遇勞而無怨,嫡亦自悔也。

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
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不我過,其嘯也歌。

江有汜三章,章五句。

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彊暴相陵,遂成淫風。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野有死麕三章,二章章四句、一章三句。

何彼襛矣
何彼襛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德也。

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
何彼襛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
其釣維何?維絲伊緡;齊侯之子,平王之孫。

何彼襛矣三章,章四句。

騶虞
騶虞,鵲巢之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
彼茁者蓬,壹發五豵,于嗟乎騶虞!

騶虞二章,章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