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經

coffee

詩經   國風 ‧ 周南(今河南西南部及湖北西北部一帶)

關雎
關雎,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

風,風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

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譎諫,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曰風。至于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迹,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情性,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懷其舊俗者也。故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發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是以一國之事,繫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繫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騶虞之德,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繫之召公。周南 、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關雎五章,章四句;故言三章,一章章四句、二章章八句。

【語譯】

雎鳩這水鳥兒正關關聲和鳴著,在這小小的水洲上。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好配偶啊!

雜亂不齊的荇菜,在這河邊左右搖動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早晚都想求得啊!

追求不到,只好日夜思念著。唉!思之不已,翻來覆去是如何也睡不著。

雜亂不齊的荇菜,採荇女子正左右摘取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啊,彈琴弄瑟好迎合她。
雜亂不齊的荇菜,採荇女子正左右揀取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啊,敲鐘打鼓好迎娶她。
關雎被列在詩經的首篇,可見它的重要性與優美。在毛詩詩序中說關雎是「后妃之德也」,所以這篇是教化天下人正夫婦之倫。

據墨子說法,琴瑟鐘鼓皆非平民之樂,故這是王公貴族的婚姻教育詩。也有人說這是諷刺、舉賢、搶婚等等,什麼論調都有。我們要瞭解,在孔子時,詩經這本書是被拿來教導倫理五常的,從中去學習做人為政的大道理,所以即使有些只是民間的愛情歌謠,被穿鑿附會是顯而易見的,所以一大堆論調是想當然爾。

姑且不論其他,當就字面而言,這毋寧是描寫一男子見一美人而後單相思,欲追求,渴望結合的情詩。

雎鳩是一種水鳥,相傳這種鳥一生下來就定偶,恩愛非常,到死都不分,如有一方死亡,另一方會不再食,哀鳴而亡,所以古人常以雎鳩表夫妻間的堅貞愛情。聽到雎鳩如此協調和鳴,心中不免產生情思,那窈窕淑女正是人人欽羡的好伴侶。

雜亂的荇草在河岸左右搖動著,那心中愛慕的女子,也正準備採擷而搖擺著,這婀娜多姿形影多撩人,無時無刻不想追求到。也藉著這左右搖擺,暗示女子的心無法捉摸,表現出猶疑不前、患得患失的心情,這心情終日煎熬,連睡覺都思念到無以成眠。這種想愛卻不知如何愛,又無法不愛的情愁,表現十分淋漓。

這窈窕淑女正在河邊採集荇菜,愛慕之情已無以宣洩,心中只好幻想著,用悠揚的琴瑟來表與她已和鳴,用鐘鼓的喜樂之音,來表已迎娶她進門,以慰這相思之苦。在古代,琴瑟常用來表示夫妻合好,鐘鼓是用在婚嫁上的樂音,所以有注家說這是婚禮的祝賀詩,這男子終追求到所愛,如願以償。

《論語.八佾》有云:「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這是非常中肯的評論。觀全詩充滿著浪漫情懷,從思慕,而欲追求,後渴望,描寫心理深刻細微,情感濃烈又不致無病呻吟。整首詩的音韻非常調合,我們今日讀之,亦朗朗上口。文字簡單樸實,藉採荇來表心之變化,詩之婉約表現即在此。無豔麗之感,無雕琢字句,但情感之表現卻如此豐富,比起其他的宗教詩,或王公貴族的享樂詩來說,這民間歌謠更貼近人心,更使我們瞭解與愛好。

【注釋】
雎鳩:雎ㄐㄩ,水鳥名。
關關:鳥的和鳴聲,是狀聲詞。
洲:水上的小陸地,如沙洲。
逑:聚合之意。好逑,好配偶之意。
參差:ㄘㄣㄘ雜亂不齊的樣子。
荇菜:荇ㄒㄧㄥˋ一種植物,即莧ㄒㄧㄢˋ菜。
寤寐:寤ㄨˋ早上睡醒時,寐晚上就寢時,比喻為無時無刻。
悠哉悠哉:思之不已的嘆息詞。
采:同採,古用采。
芼:ㄇㄠˋ摘取之意。
譯註:luo

葛覃
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天下以婦道也。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薄汙我私,薄澣我衣;害澣害否?歸寧父母。

葛覃三章,章六句。

卷耳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內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維以不永懷。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

卷耳四章,章四句。

樛木
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無嫉妬之心焉。

南有樛木,葛藟纍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樂只君子,福履將之。
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樂只君子,福履成之。

樛木三章,章四句。

螽斯
螽斯,后妃子孫眾多也。言若螽斯,不妬忌,則子孫眾多也。

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爾子孫繩繩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爾子孫蟄蟄兮!

螽斯三章,章四句。

桃夭
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妬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桃夭三章,章四句。

兔罝
兔罝,后妃之化也。關雎之化行,則莫不好德,賢人眾多也。

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肅肅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兔罝三章,章四句。

芣苢
芣苢,后妃之美也。和平則婦人樂有子矣。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芣苢三章,章四句。

漢廣
漢廣,德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無思犯禮,求而不可得也。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楚。之子于歸,言秣其馬。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蔞。之子于歸,言秣其駒。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漢廣三章,章八句。

汝墳
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婦人能閔其君子,猶勉之以正也。

遵彼汝墳,伐其條枚,未見君子,惄如調飢。
遵彼汝墳,伐其條肄,既見君子,不我遐棄。
魴魚赬尾,王室如燬;雖則如燬,父母孔邇。

汝墳三章,章四句。

麟之趾
麟之趾,關雎之應也。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

麟之趾,振振公子,吁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吁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吁嗟麟兮!

麟之趾三章,章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