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禮記
   緇衣

子言之曰:「為上易事也,為下易知也,則刑不煩矣。」

子曰:「好賢如緇衣,惡惡如巷伯,則爵不瀆而民作愿,刑不試而民咸服。」大雅曰:「儀刑文王,萬國作孚。」

子曰:「夫民,教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齊之以刑,則民有遯心。故君民者,子以愛之,則民親之;信以結之,則民不倍;恭以涖之,則民有孫心。」甫刑曰:「苗民匪用命,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是以民有惡德,而遂絕其世也。

子曰:「下之事上也,不從其所令,從其所行。上好是物,下必有甚者矣。故上之所好惡,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子曰:「禹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豈必盡仁?」詩云:「赫赫師尹,民具爾瞻。」甫刑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大雅曰:「成王之孚,下土之式。」

子曰:「上好仁,則下之為仁爭先人。故長民者章志、貞教、尊仁,以子愛百姓;民致行己以說其上矣。」詩云:「有梏德行,四國順之。」

子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王言如綸,其出如綍。故大人不倡游言。可言也,不可行。君子弗言也;可行也,不可言,君子弗行也。則民言不危行,而行不危言矣。」詩云:「淑慎爾止,不諐于儀。」

子曰:「君子道人以言,而禁人以行。故言必慮其所終,而行必稽其所敝;則民謹於言而慎於行。」詩云:「慎爾出話,敬爾威儀。」大雅曰:「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

子曰:「長民者,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德壹。」詩云:「彼都人士,狐裘黃黃,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子曰:「為上可望而知也,為下可述而志也,則君不疑於其臣,而臣不惑於其君矣。」尹吉曰:「惟尹躬及湯,咸有壹德。」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不忒。」

子曰:「有國者章善𤺺惡,以示民厚,則民情不貳。」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

子曰:「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故君民者,章好以示民俗,慎惡以御民之淫,則民不惑矣。臣儀行,不重辭,不援其所不及,不煩其所不知,則君不勞矣。」詩云:「上帝板板,下民卒𤺺。」小雅曰:「匪其止共,惟王之邛。」

子曰:「政之不行也,教之不成也,爵祿不足勸也,刑罰不足恥也。故上不可以褻刑而輕爵。」康誥曰:「敬明乃罰。」甫刑曰:「播刑之不迪。」

子曰:「大臣不親,百姓不寧,則忠敬不足,而富貴已過也;大臣不治而邇臣比矣。故大臣不可不敬也,是民之表也;邇臣不可不慎也,是民之道也。君毋以小謀大,毋以遠言近,毋以內圖外,則大臣不怨,邇臣不疾,而遠臣不蔽矣。」葉公之顧命曰:「毋以小謀敗大作,毋以嬖御人疾莊后,毋以嬖御士疾莊士、大夫、卿士。」

子曰:「大人不親其所賢,而信其所賤;民是以親失,而教是以煩。」詩云:「彼求我則,如不我得;執我仇仇,亦不我力。」君陳曰:「未見聖,若己弗克見;既見聖,亦不克由聖。」

子曰:「小人溺於水,君子溺於口,大人溺於民,皆在其所褻也。夫水近於人而溺人,德易狎而難親也,易以溺人;口費而煩,易出難悔,易以溺人;夫民閉於人,而有鄙心,可敬不可慢,易以溺人。故君子不可以不慎也。」太甲曰:「毋越厥命以自覆也;若虞機張,往省括于厥度則釋。」兌命曰:「惟口起羞,惟甲冑起兵,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太甲曰:「天作孽,可違也;自作孽,不可以逭。」尹吉曰:「惟尹躬天,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

子曰:「民以君為心,君以民為體;心莊則體舒,心肅則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君好之,民必欲之。心以體全,亦以體傷;君以民存,亦以民亡。」詩云:「昔吾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國家以寧,都邑以成,庶民以生;誰能秉國成,不自為正,卒勞百姓。」君雅曰:「夏日暑雨,小民惟曰怨;資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

子曰:「下之事上也,身不正,言不信,則義不壹,行無類也。」子曰:「言有物而行有格也;是以生則不可奪志,死則不可奪名。故君子多聞,質而守之;多志,質而親之;精知,略而行之。」君陳曰:「出入自爾師虞,庶言同。」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一也。」

子曰:「唯君子能好其正,小人毒其正。故君子之朋友有鄉,其惡有方;是故邇者不惑,而遠者不疑也。」詩云:「君子好仇。」

子曰:「輕絕貧賤,而重絕富貴,則好賢不堅,而惡惡不著也。人雖曰不利,吾不信也。」詩云:「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子曰:「私惠不歸德,君子不自留焉。」詩云:「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子曰:「茍有車,必見其軾;茍有衣,必見其敝;人茍或言之,必聞其聲;茍或行之,必見其成。」葛覃曰:「服之無射。」

子曰:「言從而行之,則言不可飾也;行從而言之,則行不可飾也。故君子寡言,而行以成其信,則民不得大其美而小其惡。」詩云:「自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小雅曰:「允也君子,展也大成。」君奭曰:「昔在上帝,周田觀文王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不可以為卜筮。』古之遺言與?龜筮猶不能知也,而況於人乎?」詩云:「我龜既厭,不我告猶。」兌命曰:「爵無及惡德,民立而正事。」「純而祭祀,是為不敬;事煩則亂,事神則難。」易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恒其德偵,婦人吉,夫子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