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禮記
   表記

子言之:「歸乎!君子隱而顯,不矜而莊,不厲而威,不言而信。 」子曰:「君子不失足於人,不失色於人,不失口於人,是故君子貌足畏也,色足憚也,言足信也。甫刑曰:敬忌而罔有擇言在躬。」子曰:「裼襲之不相因也,欲民之毋相瀆也。」子曰:「祭極敬,不繼之以樂;朝極辨,不繼之以倦。」子曰:「君子慎以辟禍,篤以不揜,恭以遠恥。」子曰:「君子莊敬日強,安肆日偷。君子不以一日使其躬儳焉,如不終日。」子曰:「齊戒以事鬼神,擇日月以見君,恐民之不敬也。」子曰:「狎侮,死焉而不畏也。」子曰:「無辭不相接也,無禮不相見也;欲民之毋相褻也。」易曰:「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

子言之:「仁者,天下之表也;義者,天下之制也;報者,天下之利也。」子曰:「以德報德,則民有所勸;以怨報怨,則民有所懲。」詩曰:「無言不讎,無德不報。」太甲曰:「民非后無能胥以寧;后非民無以辟四方。」子曰:「以德報怨,則寬身之仁也;以怨報德,則刑戮之民也。」子曰:「無欲而好仁者,無畏而惡不仁者,天下一人而已矣。是故君子議道自己,而置法以民。」子曰:「仁有三,與仁同功而異情。與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與仁同過,然後其仁可知也。仁者安仁,知者利仁,畏罪者強仁。仁者右也,道者左也。仁者人也,道者義也。厚於仁者薄於義,親而不尊;厚於義者薄於仁,尊而不親。道有至,義有考。至道以王,義道以霸,考道以為無失。」

子言之:仁有數,義有長短小大。中心憯怛,愛人之仁也;率法而強之,資仁者也。詩云:「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數世之仁也。國風曰:「我今不閱,皇恤我後。」終身之仁也。子曰:「仁之為器重,其為道遠,舉者莫能勝也,行者莫能致也,取數多者仁也;夫勉於仁者,不亦難乎?是故君子以義度人,則難為人;以人望人,則賢者可知已矣。」子曰:「中心安仁者,天下一人而已矣。大雅曰:德輶如毛,民鮮克舉之;我儀圖之,惟仲山甫舉之,愛莫助之。小雅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子曰:「詩之好仁如此;鄉道而行,中道而廢,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數之不足,俛焉日有孳孳,斃而后已。」子曰:「仁之難成久矣!人人失其所好;故仁者之過,易辭也。」子曰:「恭近禮,儉近仁,信近情,敬讓以行,此雖有過,其不甚矣。夫恭寡過,情可信,儉易容也;以此失之者,不亦鮮乎?」詩曰:「溫溫恭人,惟德之基。」子曰:「仁之難成久矣,惟君子能之。是故君子不以其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所不能者愧人。是故聖人之制行也,不制以己,使民有所勸勉愧恥,以行其言。禮以節之,信以結之,容貌以文之,衣服以移之,朋友以極之,欲民之有壹也。」小雅曰:「不愧于人,不畏于天。」是故君子服其服,則文以君子之容;有其容,則文以君子之辭;遂其辭,則實以君子之德。是故君子恥服其服而無其容,恥有其容而無其辭,恥有其辭而無其德,恥有其德而無其行。是故君子衰絰則有哀色;端冕則有敬色;甲冑則有不可辱之色。詩云:「惟鵜在梁,不濡其翼;彼記之子,不稱其服。」

子言之:「君子之所謂義者,貴賤皆有事於天下;天子親耕,粢盛秬鬯以事上帝,故諸侯勤以輔事於天子。」子曰:「下之事上也,雖有庇民之大德,不敢有君民之心,仁之厚也。是故君子恭儉以求役仁,信讓以求役禮,不自尚其事,不自尊其身,儉於位而寡於欲,讓於賢,卑己而尊人,小心而畏義,求以事君,得之自是,不得自是,以聽天命。」詩云:「莫莫葛藟,施于條枚;凱弟君子,求福不回。」其舜、禹、文王、周公之謂與?有君民之大德,有事君之小心。詩云:「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子曰:「先王謚以尊名,節以壹惠,恥名之浮於行也。是故君子不自大其事,不自尚其功,以求處情;過行弗率,以求處厚;彰人之善而美人之功,以求下賢。是故君子雖自卑,而民敬尊之。」子曰:「后稷,天下之為烈也,豈一手一足哉!唯欲行之浮於名也,故自謂便人。」

子言之:「君子之所謂仁者,其難乎!」詩云:「凱弟君子,民之父母。」凱以強教之;弟以說安之。樂而毋荒,有禮而親,威莊而安,孝慈而敬。使民有父之尊,有母之親。如此而后可以為民父母矣,非至德其孰能如此乎?今父之親子也,親賢而下無能;母之親子也,賢則親之,無能則憐之。母,親而不尊;父,尊而不親。水之於民也,親而不尊;火,尊而不親。土之於民也,親而不尊;天,尊而不親。命之於民也,親而不尊;鬼,尊而不親。

子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先祿而後威,先賞而後罰,親而不尊;其民之敝,惷而愚,喬而野,朴而不文。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後禮,先罰而後賞,尊而不親;其民之敝,蕩而不靜,勝而無恥。周人尊禮尚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其賞罰用爵列,親而不尊;其民之敝,利而巧,文而不慙,賊而蔽」。

子曰:「夏道未瀆辭,不求備,不大望於民,民未厭其親;殷人未瀆禮,而求備於民;周人強民,未瀆神,而賞爵刑罰窮矣。」子曰:「虞夏之道,寡怨於民;殷周之道,不勝其敝。」子曰:「虞夏之質,殷周之文,至矣。虞夏之文不勝其質;殷周之質不勝其文。」

子言之曰:「後世雖有作者,虞帝弗可及也已矣。君天下,生無私,死不厚其子;子民如父母,有憯怛之愛,有忠利之教;親而尊,安而敬,威而愛,富而有禮,惠而能散;其君子尊仁畏義,恥費輕實,忠而不犯,義而順,文而靜,寬而有辨。甫刑曰:德威惟威,德明惟明。非虞帝其孰能如此乎?」

子言之:「事君先資其言,拜自獻其身,以成其信。是故君有責於其臣,臣有死於其言。故其受祿不誣,其受罪益寡。」

子曰:「事君大言入則望大利,小言入則望小利;故君子不以小言受大祿,不以大言受小祿。」易曰:「不家食,吉。」

子曰:「事君不下達,不尚辭,非其人弗自。」小雅曰:「靖共爾位,正直是與;神之聽之,式穀以女。」

子曰:「事君遠而諫,則讇也;近而不諫,則尸利也。」子曰:「邇臣守和,宰正百官,大臣慮四方。」子曰:「事君欲諫不欲陳。」詩云:「心乎愛矣,瑕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子曰:「事君難進而易退,則位有序;易進而難退則亂也。故君子三揖而進,一辭而退,以遠亂也。」子曰:「事君三違而不出竟,則利祿也;人雖曰不要,吾弗信也。」子曰:「事君慎始而敬終。」子曰:「事君可貴可賤,可富可貧,可生可殺,而不可使為亂。」

子曰:「事君,軍旅不辟難,朝廷不辭賤;處其位而不履其事,則亂也。故君使其臣得志,則慎慮而從之;否,則孰慮而從之。終事而退,臣之厚也。」易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子曰:「唯天子受命于天,士受命于君。故君命順則臣有順命;君命逆則臣有逆命。」詩曰:「鵲之姜姜,鶉之賁賁;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子曰:「君子不以辭盡人。故天下有道,則行有枝葉;天下無道,則辭有枝葉。是故君子於有喪者之側,不能賻焉,則不問其所費;於有病者之側,不能饋焉,則不問其所欲;有客,不能館,則不問其所舍。故君子之接如水,小人之接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甘以壞。」小雅曰:「盜言孔甘,亂是用餤。」

子曰:「君子不以口譽人,則民作忠。故君子問人之寒,則衣之;問人之飢,則食之;稱人之美,則爵之。」國風曰:「心之憂矣,於我歸說。」

子曰:「口惠而實不至,怨菑及其身。是故君子與其有諾責也,寧有已怨。」國風曰:「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子曰:「君子不以色親人;情疏而貌親,在小人則穿窬之盜也與?」子曰:「情欲信,辭欲巧。」

子言之:「昔三代明王皆事天地之神明,無非卜筮之用,不敢以其私,褻事上帝。是故不犯日月,不違卜筮。卜筮不相襲也。大事有時日;小事無時日,有筮。外事用剛日,內事用柔日。不違龜筮。」子曰:「牲牷禮樂齊盛,是以無害乎鬼神,無怨乎百姓。」

子曰:「后稷之祀易富也;其辭恭,其欲儉,其祿及子孫。」詩曰:「后稷兆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子曰:「大人之器威敬。天子無筮;諸侯有守筮。天子道以筮;諸侯非其國不以筮。卜宅寢室。天子不卜處大廟。」子曰:「君子敬則用祭器。是以不廢日月,不違龜筮,以敬事其君長,是以上不瀆於民,下不褻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