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論語
   泰伯第八

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逺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逺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曾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逺。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逺乎?」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不易得也。」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子曰:「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

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於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謂至德也已矣。」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