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禮記
   雜記下

有父之喪,如未沒喪而母死,其除父之喪也,服其除服。卒事,反喪服。雖諸父昆弟之喪,如當父母之喪,其除諸父昆弟之喪也,皆服其除喪之服。卒事,反喪服。如三年之喪,則既顈,其練祥皆同。王父死,未練祥而孫又死,猶是附於王父也。

有殯,聞外喪,哭之他室。入奠,卒奠,出,改服即位,如始即位之禮。

大夫士將與祭於公,既視濯,而父母死,則猶是與祭也,次於異宮。既祭,釋服出公門外,哭而歸。其他如奔喪之禮。如未視濯,則使人告。告者反,而后哭。如諸父昆弟姑姊妹之喪,則既宿,則與祭。卒事,出公門,釋服而后歸。其他如奔喪之禮。如同宮,則次于異宮。

曾子問曰:卿大夫將為尸於公,受宿矣,而有齊衰內喪,則如之何?孔子曰:出舍乎公宮以待事,禮也。孔子曰:尸弁冕而出,卿大夫士皆下之。尸必式,必有前驅。

父母之喪,將祭,而昆弟死;既殯而祭。如同宮,則雖臣妾,葬而后祭。祭,主人之升降散等,執事者亦散等。雖虞附亦然。

自諸侯達諸士,小祥之祭,主人之酢也嚌之;衆賓兄弟,則皆啐之。大祥:主人啐之,衆賓兄弟皆飲之,可也。

凡侍祭喪者,告賓祭薦而不食。子貢問喪,子曰:敬為上,哀次之,瘠為下。顏色稱其情;戚容稱其服。請問兄弟之喪,子曰:兄弟之喪,則存乎書策矣。君子不奪人之喪,亦不可奪喪也。孔子曰:少連大連善居喪,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憂。東夷之子也。

三年之喪,言而不語,對而不問:廬,堊室之中,不與人坐焉;在堊室之中,非時見乎母也,不入門。疏衰皆居堊室不廬。廬,嚴者也。

妻視叔父母,姑姊妹視兄弟,長中下殤視成人。親喪外除,兄弟之喪內除。視君之母與妻,比之兄弟。發諸顏色者,亦不飲食也。

免喪之外,行於道路,見似目瞿,聞名心瞿。弔死而問疾,顏色戚容必有以異於人也。如此,而后可以服三年之喪。其餘則直道而行之,是也。

祥,主人之除也,於夕為期,朝服。祥因其故服。子游曰:既祥,雖不當縞者必縞,然後反服。當袒,大夫至,雖當踊,絕踊而拜之,反改成踊,乃襲。於士,既事成踊,襲而后拜之,不改成踊。上大夫之虞也,少牢。卒哭成事,附,皆大牢。下大夫之虞也,犆牲。卒哭成事,附,皆少牢。

祝稱卜葬虞,子孫曰哀,夫曰乃,兄弟曰某,卜葬其兄弟曰伯子某。

古者,貴賤皆杖。叔孫武叔朝,見輪人以其杖關轂而輠輪者,於是有爵而后杖也。

鑿巾以飯,公羊賈為之也。

冒者何也?所以揜形也。自襲以至小斂,不設冒則形,是以襲而后設冒也。

或問於曾子曰:夫既遣而包其餘,猶既食而裹其餘與?君子既食,則裹其餘乎?曾子曰:吾子不見大饗乎?夫大饗,既饗,卷三牲之俎歸于賓館。父母而賓客之,所以為哀也。子不見大饗乎?

非為人喪,問與賜與?三年之喪,以其喪拜;非三年之喪,以吉拜。三年之喪,如或遺之酒肉,則受之必三辭。主人衰絰而受之。如君命,則不敢辭,受而薦之。喪者不遺人,人遺之,雖酒肉,受也。從父昆弟以下,既卒哭,遺人可也。縣子曰:三年之喪,如斬。期之喪,如剡。期之喪,十一月而練,十三月而祥,十五月而禫。三年之喪,雖功衰不弔,自諸侯達諸士。如有服而將往哭之,則服其服而往。練則弔。既葬,大功弔,哭而退,不聽事焉。期之喪,未喪,弔於鄉人。哭而退,不聽事焉。功衰弔,待事不執事。小功緦,執事不與於禮。

相趨也,出宮而退。相揖也,哀次而退。相問也,既封而退。相見也。反哭而退。朋友,虞附而退。

弔,非從主人也。四十者執綍:鄉人五十者從反哭,四十者待盈坎。

喪食雖惡必充饑,饑而廢事,非禮也;飽而忘哀,亦非禮也。視不明,聽不聰,行不正,不知哀,君子病之。故有疾飲酒食肉,五十不致毀,六十不毀,七十飲酒食肉,皆為疑死。

有服,人召之食,不往。大功以下,既葬,適人,人食之,其黨也食之,非其黨弗食也。功衰食菜果,飲水漿,無鹽酪。不能食食,鹽酪可也。孔子曰:身有瘍則浴,首有創則沐,病則飲酒食肉。毀瘠為病,君子弗為也。毀而死,君子謂之無子。非從柩與反哭,無免於堩。

凡喪,小功以上,非虞附練祥,無沐浴。

疏衰之喪,既葬,人請見之,則見;不請見人。小功,請見人可也。大功不以執摯。唯父母之喪,不辟涕泣而見人。

三年之喪,祥而從政;期之喪,卒哭而從政;九月之喪,既葬而從政;小功緦之喪,既殯而從政。曾申問於曾子曰:哭父母有常聲乎?曰:中路嬰兒失其母焉,何常聲之有?卒哭而諱。王父母兄弟,世父叔父,姑姊妹。子與父同諱。母之諱,宮中諱。妻之諱,不舉諸其側;與從祖昆弟同名則諱。以喪冠者,雖三年之喪,可也。既冠於次,入哭踊,三者三,乃出。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可以取婦。已,雖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取妻;下殤之小功,則不可。

凡弁絰,其衰侈袂。父有服,宮中子不與於樂。母有服,聲聞焉不舉樂。妻有服,不舉樂於其側。大功將至,辟琴瑟。小功至,不絕樂。

姑姊妹,其夫死,而夫黨無兄弟,使夫之族人主喪。妻之黨,雖親弗主。夫若無族矣,則前後家,東西家;無有,則里尹主之。或曰:主之,而附於夫之黨。

麻者不紳,執玉不麻。麻不加於采。

國禁哭,則止朝夕之奠。即位自因也。童子哭不偯,不踊,不杖,不菲,不廬。孔子曰:伯母叔母,疏衰,踊不絕地。姑姊妹之大功,踊絕於地。如知此者,由文矣哉!由文矣哉!

世柳之母死,相者由左。世柳死,其徒由右相。由右相,世柳之徒為之也。

天子飯,九貝;諸侯七,大夫五,士三。士三月而葬,是月也卒哭;大夫三月而葬,五月而卒哭;諸侯五月而葬,七月而卒哭。士三虞,大夫五,諸侯七。諸侯使人弔,其次:含襚賵臨,皆同日而畢事者也,其次如此也。卿大夫疾,君問之無筭;士壹問之。君於卿大夫,比葬不食肉,比卒哭不舉樂;為士,比殯不舉樂。

升正柩,諸侯執綍者五百人,四綍,皆銜枚,司馬執鐸,左八人,右八人,匠人執羽葆御柩。大夫之喪,其升正柩也,執引者三百人,執鐸者左右各四人,御柩以茅。

孔子曰:管仲鏤簋而朱紘,旅樹而反坫,山節而藻棁。賢大夫也,而難為上也。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揜豆。賢大夫也,而難為下也。君子上不僣上,下不偪下。

婦人非三年之喪,不踰封而弔。如三年之喪,則君夫人歸。夫人,其歸也以諸侯之弔禮;其待之也,若待諸侯然。夫人至,入自闈門,升自側階,君在阼。其他如奔喪禮然。

嫂不撫叔,叔不撫嫂。

君子有三患:未之聞,患弗得聞也;既聞之,患弗得學也;既學之,患弗能行也。君子有五恥:居其位,無其言,君子恥之;有其言,無其行,君子恥之;既得之而又失之,君子恥之;地有餘而民不足,君子恥之;衆寡均而倍焉,君子恥之。

孔子曰:凶年則乘駑馬。祀,以下牲。

恤由之喪,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學士喪禮,士喪禮於是乎書。

子貢觀於蜡。孔子曰:賜也樂乎?對曰:一國之人皆若狂,賜未知其樂也!子曰:百日之蜡,一日之澤,非爾所知也。張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孟獻子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於上帝;七月日至,可以有事於祖。七月而禘,獻子為之也。

夫人之不命於天子,自魯昭公始也。

外宗為君夫人,猶內宗也。

廄焚,孔子拜鄉人為火來者。拜之,士壹,大夫再。亦相弔之道也。孔子曰:管仲遇盜,取二人焉,上以為公臣,曰:其所與遊辟也,可人也。管仲死,桓公使為之服。官於大夫者之為之服也,自管仲始也,有君命焉爾也。

過而舉君之諱,則起。與君之諱同,則稱字。

內亂不與焉,外患弗辟也。

贊,大行曰圭,公九寸,侯伯七寸,子男五寸。博三寸,厚半寸。剡上,左右各寸半,玉也。藻三采六等。哀公問子羔曰:子之食奚當?對曰:文公之下執事也。

成廟則釁之。其禮:祝、宗人、宰夫、雍人,皆爵弁純衣。雍人拭羊,宗人視之,宰夫北面,于碑南,東上。雍人舉羊,升屋自中,中屋南面,刲羊,血流于前,乃降。門、夾室皆用鷄。先門而後夾室。其衈,皆於屋下。割鷄,門當門,夾室中室。有司皆鄉室而立,門則有司當門北面。既事,宗人告事畢,乃皆退。反命于君曰釁某廟事畢。反命于寢,君南鄉于門內朝服。既反命,乃退。路寢成則考之而不釁。釁屋者,交神明之道也。凡宗廟之器。其名者,成則釁之以豭豚。

諸侯出夫人,夫人比至于其國,以夫人之禮行;至,以夫人入。使者將命曰:寡君不敏,不能從而事社稷宗廟,使使臣某,敢告於執事。主人對曰:寡君固前辭不教矣,寡君敢不敬須以俟命。有司官陳器皿;主人有司亦官受之。妻出,夫使人致之曰:某不敏,不能從而共粢盛,使某也敢告於侍者。主人對曰:某之子不肖,不敢辟誅,敢不敬須以俟命。使者退,主人拜送之。如舅在,則稱舅;舅沒,則稱兄;無兄,則稱夫。主人之辭曰:某之子不肖。如姑姊妹,亦皆稱之。

孔子曰:吾食於少施氏而飽,少施氏食我以禮。吾祭,作而辭曰:疏食不足祭也。吾飧,作而辭曰:疏食也,不敢以傷吾子。納幣一束:束五兩,兩五尋。婦見舅姑,兄弟姑姊妹皆立于堂下,西面北上,是見已。見諸父,各就其寢。女雖未許嫁,年二十而笄,禮之,婦人執其禮。燕則鬈首。

韠:長三尺,下廣二尺,上廣一尺。會去上五寸,紕以爵韋六寸,不至下五寸。純以素,紃以五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