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魯頌 ‧ 駉之什


駉,頌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儉以足用,寬以愛民,務農重穀,牧于坰野,魯人尊之。於是季孫行父請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頌。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
有驪有黃,以車彭彭。思無疆,思馬斯臧。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有駓,
有騂有騏,以車伾伾。思無期,思馬斯才。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駱,
有駵有雒,以車繹繹。思無斁,思馬斯作。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
有驔有魚,以車祛祛。思無邪,思馬斯徂。

駉四章,章八句。

有駜
有駜,頌僖公君臣之有道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黃。夙夜在公,在公明明。
振振鷺,鷺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樂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飲酒。
振振鷺,鷺于飛。鼓咽咽,醉言歸。于胥樂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載燕。
自今以始,歲其有。君子有穀,詒孫子。于胥樂兮!

有駜三章,章九句。

泮水
泮水,頌僖公能修泮宮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旂。
其旂茷茷,鸞聲噦噦。無小無大,從公于邁。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
其馬蹻蹻,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
既飲旨酒,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群醜。

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
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
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如皐陶,在泮獻囚。

濟濟多士,克廣德心。桓桓于征,狄彼東南。
烝烝皇皇,不吳不揚。不告于訩,在泮獻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無斁。
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

翩彼飛鴞,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懷我好音。
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

泮水八章,章八句。

閟宮
閟宮,頌僖公能復周公之宇也。

閟宮有恤,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無災無害。
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穉菽麥。
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

后稷之孫,實維大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
至于文武,纘大王之緒。致天之屆,于牧之野。
無貳無虞,上帝臨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

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啟爾宇,為周室輔。
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
周公之孫,莊公之子,龍旂承祀,六轡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
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
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載嘗,夏而楅衡。白牡騂剛,犧尊將將。
毛炰胾羹,籩豆大房。萬舞洋洋,孝孫有慶。
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臧。保彼東方,魯邦是常。
不虧不崩,不震不騰。三壽作朋,如岡如陵。

公車千乘,朱英綠縢,二矛重弓。公徒三萬,貝冑朱綅,烝徒增增。
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
俾爾昌而熾,俾爾壽而富。黃髮台背,壽胥與試。
俾爾昌而大,俾爾耆而艾。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

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
至于海邦,淮夷來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

保有鳧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
及彼南夷,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

天錫公純嘏,眉壽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
魯侯燕喜,令妻壽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既多受祉,黃髮兒齒。

徂來之松,新甫之柏,是斷是度,是尋是尺。
松桷有舄,路寢孔碩。新廟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碩,萬民是若。

閟宮八章,二章章十七句、一章十二句、一章三十八句、二章章八句 、二章章十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