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大雅 ‧ 生民之什

生民
生民,尊祖也。后稷生於姜嫄,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推以配天焉。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無菑無害。
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誕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
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實覃實訏,厥聲載路。

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蓺之荏菽,
荏菽旆旆,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

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茀厥豐草,種之黃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褎,
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穎實栗,即有邰家室。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維芑。
恒之秬秠,是穫是畝;恒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釋之叟叟,烝之浮浮。
載謀載惟,取蕭祭脂,取羝以軷。載燔載烈,以興嗣歲。

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時。
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生民八章,四章章十句、四章章八句。

行葦
行葦,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內睦九族,外尊事黃耇,養老乞言,以成其福祿焉。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方苞方體,維葉泥泥。
戚戚兄弟,莫遠具爾。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肆筵設席,授几有緝御。或獻或酢,洗爵奠斝。
醓醢以薦,或燔或炙。嘉殽脾臄,或歌或咢。
敦弓既堅,四鍭既鈞。舍矢既均,序賓以賢。
敦弓既句,既挾四鍭。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
曾孫維主,酒醴維醹。酌以大斗,以祈黃耇。
黃耇台背,以引以翼。壽考維祺,以介景福。

行葦八章,章四句;故言七章,二章章六句、五章章四句。

既醉
既醉,太平也。醉酒飽德,人有士君子之行焉。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
既醉以酒,爾殽既將。君子萬年,介爾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終。令終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維何?籩豆靜嘉。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威儀孔時,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其類維何?室家之壼。君子萬年,永錫祚胤。
其胤維何?天被爾祿。君子萬年,景命有僕。
其僕維何?釐爾女士。釐爾女士,從以孫子。

既醉八章,章四句。

鳧鷖
鳧鷖,守成也。太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樂之也。

鳧鷖在涇,公尸來燕來寧。爾酒既清,爾殽既馨。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鳧鷖在沙,公尸來燕來宜。爾酒既多,爾殽既嘉。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爾酒既湑,爾殽伊脯。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鳧鷖在潀,公尸來燕來宗。既燕于宗,福祿攸降。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鳧鷖在亹,公尸來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飲,無有後艱。

鳧鷖五章,章六句。

假樂
假樂,嘉成王也。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祿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群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假樂四章,章六句。

公劉
公劉,召康公戒成王也。成王將涖政,戒以民事,美公劉之厚於民,而獻是詩也。

篤公劉,匪居匪康,迺埸迺疆,迺積迺倉,迺裹餱糧。
于橐于囊,思輯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啟行。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迺宣,而無永歎。
陟則在巘,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原;迺陟南岡,乃覯于京。
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濟濟,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
執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迺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
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篤公劉,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鍛。止基迺理,爰眾爰有。
夾其皇澗,遡其過澗,止旅迺密,芮鞫之即。

公劉六章,章十句。

泂酌
泂酌,召康公戒成王也。言皇天親有德、饗有道也。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餴饎。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罍。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溉。豈弟君子,民之攸塈。

泂酌三章,章五句。

卷阿
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言求賢用吉士也。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伴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
爾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于天子。
鳳皇于飛,翽翽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于庶人。
鳳皇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

卷阿十章,六章章五句、四章章六句。

民勞
民勞,召穆公刺厲王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
無縱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
無縱詭隨,以謹惛怓。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
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國,俾民憂泄。
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
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諫。

民勞五章,章十句。


板,凡伯刺厲王也。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出話不然,為猶不遠。
靡聖管管,不實於亶。猶之未遠,是用大諫。

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
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

我雖異事,及爾同寮。我即爾謀,聽我囂囂。
我言維服,勿以為笑。先民有言,詢于芻蕘。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老夫灌灌,小子蹻蹻。
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

天之方懠,無為夸毗。威儀卒迷,善人載尸。
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

天之牖民,如壎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攜,
攜無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价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
懷德維寧,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
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

板八章,章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