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小雅 ‧ 魚藻之什

魚藻
魚藻,刺幽王也。言萬物失其性,王居鎬京,將不能以自樂,故君子思古之武王焉。

魚在在藻,有頒其首。王在在鎬,豈樂飲酒。
魚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鎬,飲酒樂豈。
魚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鎬,有那其居。

魚藻三章,章四句。

采菽
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徵會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來朝,何錫予之?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又何予之,玄袞及黼。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君子來朝,言觀其旂。
其旂淠淠,鸞聲嘒嘒。載驂載駟,君子所屆。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紓,天子所予。
樂只君子,天子命之。樂只君子,福祿申之。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樂只君子,殿天子之邦。
樂只君子,萬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從。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樂只君子,天子葵之。
樂只君子,福祿膍之。優哉游哉,亦是戾矣。

采菽五章,章八句。

角弓
角弓,父兄刺幽王也。不親九族而好讒佞,骨肉相怨,故作是詩也。

騂騂角弓,翩其反矣。兄弟昏姻,無胥遠矣。
爾之遠矣,民胥然矣。爾之教矣,民胥傚矣。
此令兄弟,綽綽有裕。不令兄弟,交相為瘉。
民之無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讓,至于己斯亡。
老馬反為駒,不顧其後。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毋教猱升木,如塗塗附。君子有徽猷,小人與屬。
雨雪瀌瀌,見晛曰消。莫肯下遺,式居婁驕。
雨雪浮浮,見晛曰流。如蠻如髦,我是用憂。

角弓八章,章四句。

菀柳
菀柳,刺幽王也。暴虐無親而刑罰不中,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無自暱焉。俾予靖之,後予極焉。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無自瘵焉。俾予靖之,後予邁焉。
有鳥高飛,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菀柳三章,章六句。

都人士
都人士,周人刺衣服無常也。古者長民,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德歸壹,傷今不復見古人也。

彼都人士,狐裘黃黃。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彼都人士,臺笠緇撮。彼君子女,綢直如髮。我不見兮,我心不說。
彼都人士,充耳琇實。彼君子女,謂之尹吉。我不見兮,我心苑結。
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彼君子女,卷髮如蠆。我不見兮,言從之邁。
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匪伊卷之,髮則有旟。我不見兮,云何盱矣。

都人士五章,章六句。

采綠
采綠,刺怨曠也。幽王之時多怨曠者也。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髮曲局,薄言歸沐。
終朝采藍,不盈一襜。五日為期,六日不詹。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釣,言綸之繩。
其釣維何?維魴及鱮。維魴及鱮,薄言觀者。

采綠四章,章四句。

黍苗
黍苗,刺幽王也。不能膏潤天下,卿士不能行召伯之職焉。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勞之。
我任我輦,我車我牛。我行既集,蓋云歸哉。
我徒我御,我師我旅。我行既集,蓋云歸處。
肅肅謝功,召伯營之。烈烈征師,召伯成之。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黍苗五章,章四句。

隰桑
隰桑,刺幽王也。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思見君子,盡心以事之。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既見君子,其樂如何?
隰桑有阿,其葉有沃。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德音孔膠。
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隰桑四章,章四句。

白華
白華,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取申女以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國化之,以妾為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周人為之作是詩也。

白華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遠,俾我獨兮。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嘯歌傷懷,念彼碩人。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鼓鍾于宮,聲聞于外。念子懆懆,視我邁邁。
有鶖在梁,有鶴在林。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之子無良,二三其德。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遠,俾我疧兮。

白華八章,章四句。

緜蠻
緜蠻,微臣刺亂也。大臣不用仁心,遺忘微賤,不肯飲食教載之,故作是詩也。

緜蠻黃鳥,止于丘阿。道之云遠,我勞如何。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緜蠻黃鳥,止于丘隅。豈敢憚行,畏不能趨。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緜蠻黃鳥,止于丘側。豈敢憚行,畏不能極。
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緜蠻三章,章八句。

瓠葉
瓠葉,大夫刺幽王也。上棄禮而不能行,雖有牲牢饔餼,不肯用也。故思古之人,不以微薄廢禮焉。

幡幡瓠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醻之。

瓠葉四章,章四句。

漸漸之石
漸漸之石,下國刺幽王也。戎狄叛之,荊舒不至,乃命將率東征,役久病於外,故作是詩也。

漸漸之石,維其高矣。山川悠遠,維其勞矣。武人東征,不皇朝矣。
漸漸之石,維其卒矣。山川悠遠,曷其沒矣。武人東征,不皇出矣。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武人東征,不皇他矣。

漸漸之石三章,章六句。

苕之華
苕之華,大夫閔時也。幽王之時,西戎東夷,交侵中國,師旅並起,因之以饑饉。君子閔周室之將亡,傷己逢之,故作是詩也。

苕之華,芸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
苕之華,其葉青青。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牂羊墳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苕之華三章,章四句。

何草不黃
何草不黃,下國刺幽王也。四夷交侵,中國背叛,用兵不息,視民如禽獸。君子憂之,故作是詩也。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何人不將,經營四方。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獨為匪民。
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何草不黃四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