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詩經
   國風 ‧ 豳風 (今陝西邠縣一帶)

七月
七月,陳王業也。周公遭變故,陳后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業之艱難也。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 無衣無褐,何以卒歲?
三之日于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載陽,有鳴倉庚。女執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春日遲遲,采蘩祁祁。女心傷悲,殆及公子同歸。

七月流火,八月萑葦。蠶月條桑,取彼斧斨,以伐遠揚,猗彼女桑。
七月鳴鵙,八月載績。載玄載黃,我朱孔陽,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鳴蜩。八月其穫,十月隕蘀。
一之日于貉,取彼狐貍,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載纘武功。言私其豵,獻豜于公。

五月斯螽動股,六月莎雞振羽。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穹窒熏鼠,塞向墐戶。嗟我婦子,曰為改歲,入此室處。

六月食鬱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剝棗。十月穫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
七月食瓜,八月斷壺,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農夫。

九月築場圃,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嗟我農夫!我稼既同,上入執宮功。
晝爾于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穀。

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
九月肅霜,十月滌場。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

七月八章,章十一句。

鴟鴞
鴟鴞,周公救亂也。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為詩以遺王,名之曰鴟鴞焉。

鴟鴞鴟鴞!既取我子,無毀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閔斯!
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戶。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譙譙,予尾翛翛,予室翹翹。風雨所漂搖,予維音嘵嘵!

鴟鴞四章,章五句。

東山
東山,周公東征也。周公東征,三年而歸,勞歸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詩也。一章言其完也,二章言其思也,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四章樂男女之得及時也。君子之於人,序其情而閔其勞,所以說也。說以使民,民忘其死,其唯東山乎?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我東曰歸,我心西悲。
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獨宿,亦在車下。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果臝之實,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蠨蛸在戶。町疃鹿場,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懷也。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鸛鳴于垤,婦歎于室。
洒埽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見,于今三年。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倉庚于飛,熠燿其羽。
之子于歸,皇駁其馬。親結其縭,九十其儀。其新孔嘉,其舊如之何?

東山四章,章十二句。

破斧
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惡四國焉。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東征,四國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將。
既破我斧,又缺我錡。周公東征,四國是吪。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周公東征,四國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破斧三章,章六句。

伐柯
伐柯,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伐柯伐柯,其則不遠。我覯之子,籩豆有踐。

伐柯二章,章四句。

九罭
九罭,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九罭之魚,鱒魴。我覯之子,袞衣繡裳。
鴻飛遵渚,公歸無所,於女信處。
鴻飛遵陸,公歸不復,於女信宿。
是以有袞衣兮,無以我公歸兮,無使我心悲兮。

九罭四章,一章四句、三章章三句。

狼跋
狼跋,美周公也。周公攝政,遠則四國流言,近則王不知,周大夫美其不失其聖也。

狼跋其胡,載疐其尾。公孫碩膚,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載跋其胡。公孫碩膚,德音不瑕。

狼跋二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