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尚書序

尚書序,孔安國所作,述尚書所記之時代,并敘之由來。

古者伏犧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伏羲、神農、黃帝之書,謂之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高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也。至于夏、商、周之書,雖設教不倫,雅誥奧義,其歸一揆。是故歷代寶之,以為大訓。八卦之說,謂之八索,求其義也。九州之志,謂之九丘。丘,聚也。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皆聚此書也。春秋左氏傳曰,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即謂上世帝王遺書也。

先君孔子,生於周末,覩史籍之煩文,懼覽之者不一,遂乃定禮、樂,明舊章,刪詩為三百篇,約史記而修春秋,讚易道以黜八索,述職方以除九丘。討論墳、典,斷自唐虞以下,訖于周,芟夷煩亂,翦截浮辭,舉其宏綱,撮其機要,足以垂世立教。典、謨、訓、誥、誓、命之文,凡百篇,所以恢弘至道,示人主以軌範也。帝王之制,坦然明白,可舉而行。三千之徒並受其義。及秦始皇滅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解散。我先人用藏其家書于屋壁。

漢室龍興,開設學校,旁求儒雅,以闡大猷。濟南伏生,年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傳授,裁二十餘篇,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百篇之義,世莫得聞。至魯共王好治宮室,壞孔子舊宅,以廣其居,於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商周之書,及傳論語孝經,皆科斗文字。王又升孔子堂,聞金石絲竹之音,乃不壞宅,悉以書還孔氏。科斗書廢已久,時人無能知者,以所聞伏生之書,考論文義,定其可知者,為隸古定;更以竹簡寫以,增多伏生二十五篇。伏生又以舜典合於堯典,益稷合於皋陶謨,盤庚三篇合為一,康王之誥合於顧命。復出此篇并序,凡五十九篇,為四十六卷。其餘錯亂摩滅,弗可復知,悉上送官,藏之書府,以待能者。

承詔為五十九篇作傳,於是遂研精覃思,博考經籍,採摭群言,以立訓傳,約文申義,敷暢厥旨,庶幾有補於將來。書序,序所以為作者之意,昭然義見,宜相附近,故引之各冠其篇首,定五十八篇。既畢,會國有巫蠱事,經籍道息,用不復以聞,傳之子孫,以貽後代。若好古博雅君子,與我同志,亦所不隱也。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將遜于位,讓于虞舜,作堯典。

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將使嗣位,歷試諸難,作舜典。

帝釐下土方,設居方,別生分類。作汨作、九共九篇、稾飫。

臯陶矢厥謨,禹成厥功,帝舜申之。作大禹、臯陶謨、益稷。

禹別九州,隨山濬川,任土作貢。

啟與有扈戰于甘之野,作甘誓。

太康失邦,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羲和湎淫,廢時亂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自契至于成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告、釐沃。

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征之,作湯征。

伊尹去亳適夏,既醜有夏,復歸於亳。入自北門,乃遇汝鳩汝方。作汝鳩、汝方。

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疑至、臣扈。

夏師敗績,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寶玉。誼伯仲伯作典寶。

湯歸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誥。

湯既黜夏命,復歸于亳,作湯誥。

咎單作明居。

成湯既沒,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訓、肆命、徂后。

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諸桐。三年,復歸于亳,思庸,伊尹作太甲三篇。

伊尹作咸有一德。

沃丁既葬伊尹于亳,咎單遂訓伊尹事,作沃丁。

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穀共生于朝。伊陟贊于巫咸,作咸乂四篇。

太戊贊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仲丁遷于囂,作仲丁。

河亶甲居相,作河亶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盤庚五遷,將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盤庚三篇。

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巖,作說命三篇。

高宗祭成湯,有飛雉升鼎耳而雊,祖己訓諸王,作高宗肜日、高宗之訓。

殷始咎周,周人乘黎。祖伊恐,奔告于受,作西伯戡黎。

殷既錯天命,微子作誥父師少師。

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作泰誓三篇。

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于牧野,作牧誓。

武王伐殷,往伐,歸獸,識其政事,作武成。

武王勝殷殺受,立武庚,以箕子歸。作洪範。

武王既勝殷,邦諸侯,班宗彝,作分器。

西旅獻獒,太保作旅獒。

巢伯來朝,芮伯作旅巢命。

武王有疾,周公作金縢。

武王崩,三監及淮夷叛,周公相成王,將黜殷,作大誥。

成王既黜殷命,殺武庚,命微子啟代殷後,作微子之命。

唐叔得禾,異畝同穎,獻諸天子。王命唐叔歸周公于東,作歸禾。

周公既得命禾,旅天子之命,作嘉禾。

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餘民封康叔,作康誥、酒誥、梓材。

成王在豐,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作召誥。

召公既相宅,周公往營成周,使來告卜,作洛誥。

成周既成,遷殷頑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

周公作無逸。

召公為保,周公為師,相成王為左右;召公不說,周公作君奭。

蔡叔既沒,王命蔡仲踐諸侯位,作蔡仲之命。

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作成王政。

成王既踐奄,將遷其君於蒲姑,周公告召公,作將蒲姑。

成王歸自奄,在宗周,誥庶邦,作多方。

周公作立政。

成王既黜殷命,滅淮夷,還歸在豐,作周官。

成王既伐東夷,肅慎來賀。王俾榮伯作賄肅慎之命。

周公在豐,將沒,欲葬成周。公薨,成王葬于畢,告周公,作亳姑。

周公既沒,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作君陳。

成王將崩,命召公、畢公率諸侯相康王,作顧命。

康王既尸天子,遂誥諸侯,作康王之誥。

康王命作冊畢,分居里,成周郊,作畢命。

穆王命君牙,為周大司徒,作君牙。

穆王命伯冏為周太僕正,作冏命。

呂命;穆王訓夏贖刑,作呂刑。

平王錫晉文侯秬鬯、圭瓚,作文侯之命。

魯侯伯禽宅曲阜,徐夷並興,東郊不開。作費誓。

秦穆公伐鄭,晉襄公帥師敗諸崤,還歸,作秦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