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周書 ‧ 費誓

魯侯伯禽宅曲阜,徐夷並興,東郊不開。作費誓。

公曰:「嗟!人無譁,聽命!徂茲淮夷、徐戎並興,善敹乃甲冑,敽乃干,無敢不弔。備乃弓矢,鍛乃戈矛,礪乃鋒刄,無敢不善。 今惟淫舍牿牛馬,杜乃擭,敜乃穽,無敢傷牿。牿之傷,汝則有常刑。馬牛其風,臣妾逋逃,無敢越逐;祇復之,我商賚汝。乃越逐不復,汝則有常刑。無敢寇攘:踰垣牆,竊馬牛,誘臣妾,汝則有常刑。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糧,無敢不逮;汝則有大刑。魯人三郊三遂,峙乃楨榦;甲戌,我惟築。無敢不供;汝則有無餘刑,非殺。魯人三郊三遂,峙乃芻茭,無敢不多;汝則有大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