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周書 ‧ 康王之誥

康王既尸天子,遂誥諸侯,作康王之誥。

王出在應門之內。太保率西方諸侯,入應門左;畢公率東方諸侯,入應門右。皆布乘黃朱。賓稱奉圭兼幣,曰:「一二臣衛,敢執壤奠。」皆再拜稽首。王義嗣德,答拜。太保曁芮伯,咸進,相揖,皆再拜稽首。曰:「敢敬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惟周文武,誕受羑若,克恤西土。惟新陟王,畢協賞罰,戡定厥功,用敷遺後人休。今王敬之哉!張皇六師,無壞我高祖寡命。」

王若曰:「庶邦侯、甸、男、衛!惟予一人釗報誥:昔君文武,丕平富,不務咎,厎至齊信,用昭明于天下。則亦有熊羆之士、不二心之臣,保乂王家,用端命于上帝;皇天用訓厥道,付畀四方。乃命建侯樹屏,在我後之人。今予一二伯父,尚胥曁顧,綏爾先公之臣服于先王。雖爾身在外,乃心罔不在王室。用奉恤厥若,無遺鞠子羞。」

群公既皆聽命,相揖趨出。王釋冕,反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