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周書 ‧ 蔡仲之命

蔡叔既沒,王命蔡仲踐諸侯位,作蔡仲之命。

惟周公位冢宰,正百工。群叔流言,乃致辟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隣,以車七乘;降霍叔于庶人,三年不齒;蔡仲克庸祗德,周公以為卿士。叔卒,乃命諸王邦之蔡。

王若曰:「小子胡!惟爾率德改行,克慎厥猷;肆予命爾侯于東土,往即乃封,敬哉!爾尚蓋前人之愆,惟忠惟孝;爾乃邁跡自身,克勤無怠,以垂憲乃後;率乃祖文王之彝訓,無若爾考之違王命。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民心無常,惟惠之懷;為善不同,同歸于治,為惡不同,同歸于亂。爾其戒哉!慎厥初,惟厥終,終以不困,不惟厥終,終以困窮;懋乃攸績,睦乃四鄰,以蕃王室,以和兄弟。康濟小民,率自中,無作聰明亂舊章;詳乃視聽,罔以側言改厥度,則予一人汝嘉。」

王曰:「嗚呼!小子胡,汝往哉!無荒棄朕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