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周書 ‧ 梓材

王曰:「封!以厥庶民曁厥臣、達大家,以厥臣達王,惟邦君。 汝若恒越曰:『我有師師,司徒、司馬、司空、尹、旅。曰:予罔厲殺人;亦厥君先敬勞,肆徂厥敬勞。肆往,姦宄、殺人、歷人、宥;肆亦見厥君事,戕敗人宥。』 王啟監,厥亂為民。曰:無胥戕,無胥虐,至于敬寡,至于屬婦,合由以容。王其效邦君、越御事,厥命曷以引養引恬。自古王若茲,監罔攸辟。惟曰:若稽田,既勤敷菑,惟其陳修,為厥疆畎。若作室家,既勤垣墉,惟其塗墍茨。若作梓材,既勤樸斲,惟其塗丹雘。 今王惟曰:先王既勤用明德,懷為夾,庶邦享作,兄弟方來;亦既用明德,后式典集,庶邦丕享。皇天既付中國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懌先後迷民,用懌先王受命。已!若茲監。惟曰:欲至于萬年惟王,子子孫孫永保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