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商書 ‧ 西伯戡黎

殷始咎周,周人乘黎。祖伊恐,奔告于受,作西伯戡黎。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

曰:「天子!天既訖我殷命;格人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喪,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摯。』今王其如台!」

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在上,乃能責命于天!殷之即喪,指乃功;不無戮于爾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