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尚書
   虞書 ‧ 大禹謨

臯陶矢厥謨,禹成厥功,帝舜申之。作大禹、臯陶謨、益稷。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於四海,祗承于帝。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稽于衆,舍己從人,不虐無告,不廢困窮,惟帝時克。」

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為天下君。」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

益曰:「吁!戒哉!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遊于逸,罔淫于樂;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無怠無荒,四夷來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

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臯陶邁種德,德乃降,黎民懷之。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

帝曰:「臯陶,惟茲臣庶,罔或于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刑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

臯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衆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

帝曰:「俾予從欲,以治四方風動,惟乃之休。」

帝曰:「來!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賢。克勤于邦,克儉于家,不自滿假,惟汝賢。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予懋乃德,嘉乃丕績,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可愛非君,可畏非民,衆非元后何戴,后非衆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四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

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

禹拜稽首固辭。帝曰:「毋,惟汝諧。」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

禹乃會群后,誓于師曰:「濟濟有衆,咸聽朕命。蠢茲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爾衆士,奉辭罰罪,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勳。」

三旬,苗民逆命。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至誠感神,矧茲有苗。

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

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旬,有苗格。